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东方网·纵相新闻 实习生 胡迪园 记者 卞英豪

当总统提案被议会否决的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可以选择关停政府,但大洋彼岸的西班牙首相桑切斯没得选,他只能选择换一个。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巴塞罗那街头的桑切斯头像 来自西班牙国家报(El País)

当地时间4月28日,西班牙提前举行议会大选。桑切斯所在工人社会党获胜,共赢得123个席位,占全部席位约35%。

至此,西班牙动荡不安的上届议会草草闭幕,因提案被否而被迫提前大选的首相佩德罗·桑切斯(Pedro Sánchez),在未来组建超过简单多数176席政治联盟的谈判中,重获主动权。

这是西班牙不到4年内的第3次大选,比原定大选时间2020年6月提前了近13个月。此前,桑切斯所属的工人社会党(PSOE)在议会中仅占84席,不到全部席位的四分之一。

工人社会党之前在议会的弱势时常使桑切斯陷入被动。比如其提出的2019国家预算草案,就因未能获得加泰罗尼亚分裂主义政党的支持而被否决。

后者彼时表示,若想换取支持,桑切斯必得表明立场,反对给2017年10月领导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的12名领导人审判定罪,并就加泰罗尼亚人的自决权进行讨论。

然而,当初正是靠着加泰罗尼亚独立派选民的选票才得以顺利当选的桑切斯,此次宁可重新大选,也不愿回应上述诉求。桑切斯表示:“西班牙政府是为了西班牙的统一而努力。作为政府首脑,我始终遵守宪法,所作所为是为挽救人民党(PP)7年执政期所加剧的国家危机。”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桑切斯和工人社会党党徽及标语“让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好”,图源网络

“桑切斯博士的奇迹”

西班牙自1982年民主化以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处于实际两党制状态,由左翼工人社会党及右翼人民党轮番执政。

但2012年以后,在人民党党魁马里亚诺·拉霍伊(Mariano Rajoy)担任首相的7年间,以“我们可以”党(Podemos)和公民党(Ciudadanos)为代表的新兴政党逐渐兴起,两党体系由此失效。

从那以后,便一直未有政党能在议会获得绝对多数席位,西班牙甚至一度陷入无政府僵局。

2015年12月西班牙如期举行大选,但因各政党势力相当,以至于产生悬浮议会,任期已满的拉霍伊暂任代理首相。次年4月,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六世为打破僵局,尝试组建联合政府,但会谈最终宣告失败。其只发表了一则声明,写到:“国王陛下已经确定,没有候选人能取得必需的多数支持。”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六世,图源来自国家报(El País)

2016年6月,西班牙政府第二次举行选举,类似的结果再次出现。8月,为避免一年内第三次大选,彼时已深陷贿赂案的拉霍伊,选择接受公民党为解决贪腐问题所提出的一系列条件,以举行信任投票的方式二度当选了首相。

然而,由于贪腐的隐忧一直没有解决,拉霍伊没能坚持到最后。2018年6月1日,重返政坛不久的桑切斯,领导着其在议会仅占84席的边缘政党工人社会党,以小博大,对拥有134席人民党议员的拉霍伊提起不信任动议。桑切斯最终成功将拉霍伊弹劾下台,并于次日接替其成为首相。

桑切斯此举,创下了西班牙宪政史首例,西班牙《国家报》后来将此称作“桑切斯博士的奇迹”。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奇迹博士桑切斯,图源来自国家报(El País)

此“奇迹”无疑是出人意料的,因为拉霍伊政府其实并非一无是处。据世界银行数据,曾受银行业危机影响的西班牙经济,正是在拉霍伊领导期间才开始缓慢复苏。

2014年,西班牙GDP首次由负增长转为正增长;2016年,其增速到达峰值3.64%,而同年欧盟的增速仅为2.04%。此后,其增速虽有所放缓,但均维稳在3%左右。

对于这种经济提振与政局动荡之间的不协调,上海外国语大学欧盟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上海欧洲学会学术研究部主任忻华认为,可从两个方面来分析。

从内部来看,虽然过去两年整个欧盟的经济有所复苏,但增长仍然乏力,未来仍可能出现较大起伏,西班牙作为欧盟内规模较大的经济体,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与此同时,这种增长也带来了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引发了建制派和反建制派的矛盾,且南欧国家难民危机也对西班牙社会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而外部方面,德国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欧元区和欧盟,占尽了出口和发展机会,西班牙与德国这样的西北欧国家之间的差距在拉大,其与欧盟、欧元区和德国之间的矛盾也在增长,这些都给西班牙政府带来了挑战。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桑切斯宣布提前进行大选

“西班牙政坛的犹大”

在桑切斯的两次华丽转身中,均出现了一桩绕不开的事,即发生在2017年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事件。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游行,图源网络

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最富庶的地区,其经济产值约占西班牙国民生产总值的20%。该地区居民以加泰罗尼亚语为第一母语,并以此认为其自有一套较为独立的文化系统。多年以来,出于对马德里政府税收政策的不满,该地区多次以各种方式寻求独立成为主权国家,但均以失败告终。

2017年10月,加泰罗尼亚不顾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反对,在地方政府主席卡莱斯•普伊德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的领导下,擅自举行“独立公投”,最终以43%的投票率及92.01%的支持率,单方面宣布脱离西班牙“独立”。

事发当天,时任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即宣布上述“公投”违宪,要求立即解散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并派出国家警察去往当地执法。此后,数名独立运动支持者被冠以"叛乱"罪名逮捕,为“建国”做出努力的普伊德格蒙特则逃往比利时匿居。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普伊格蒙特,图源来自网络

据法新社报道,在拉霍伊强力压制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期间,桑切斯曾借机和拉霍伊拉近关系。但此后不到一年,他就借助支持独立的左翼民粹主义“我们可以”党及加泰民族主义政党的力量,将拉霍伊弹劾下台。

“不行就是不行。”桑切斯对拉霍伊如是说。

为此,拉霍伊批评桑切斯是个“只知寻求个人野心的机会主义者”,而人民党议员费尔南多·马丁内斯·马以尤(Fernando Martínez-Maillo)则断言,桑切斯“将会作为政界犹大被历史铭记”。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拉霍伊,图源来自网络

执政初期,桑切斯似乎确实表现出接近支持加泰独立。其政府曾提议,任命一名来自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的报告员参加各党派会谈,以缓和加泰紧张局势。此举被反对派视作是对“加独”的妥协。

此外,2019年2月6日,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主席吉姆·托拉(Quim Torra)向媒体曝光了其与桑切斯之间关于解决加泰独立诉求的谈话内容。在谈话中,托拉曾提出“21条约定”作为对话前提,其内容包括中央政府承认加泰罗尼亚地区有自决权,不再动用西班牙宪法第155条剥夺加泰罗尼亚地区的自治权等。

桑切斯政府发言人后来回应称,“21条约定”只是托拉开出的对话基础,并不等于政府承认其合法性。

但没有人接受这一解释。谈话内容曝光4天后,2月10日,在人民党及公民党的领导下,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爆发了约4.5万人大规模示威游行,指责桑切斯“背叛”西班牙。抗议者们手举国旗,高喊:“桑切斯下台,现在就选举!”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示威游行,图源视觉中国

作为回应,桑切斯隔日在推特上写到:“加泰罗尼亚独立既不符合宪法,也不是大多数加泰人想要的。大多数人想要的是自治。这才符合共存,对话和宪法。我一直都坚决捍卫这一点,无论我是站反对方还是政府。”由此,桑切斯再一次站在了曾经盟友的对立面,正式反对“加独”。

2月12日上午10时20分,马德里皇家法院开庭,公开审判12名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领导人。这场审判被西班牙媒体称作西班牙民主史上最重要的“世纪审判”,其一审将持续约3个月,全程电视直播。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世纪审判”庭审现场,图源来自网络

在此次审判当中,西班牙检方将对前加泰大区副主席、独立党领袖、大区政府部长等人提出“煽动叛乱、制造动乱和贪污、滥用职权”等多项指控,并处以15年到25年不等的刑期。

在法庭上,旁听的加泰罗尼亚现领导人以在胸前佩戴小黄丝带的方式表示抗议;而在庭外,加泰民族主义等支持“加独”的政党则在议会会议上,投票否决了桑切斯政府提出的2019国家预算草案。

于是,桑切斯不得不在2月15日宣布,提前举行大选。大选结束,桑切斯成功换了政府。凭借着工人社会党获得的123席,桑切斯在重组联合政府的时候,已经可以绕开所有“加独”政党。

但是,审判仍在继续,“加独”支持者们也还未放弃推动另一场公投。无论桑切斯反水多少次,做多少次“犹大”,加泰罗尼亚这一棘手的问题都仍将是其政治生涯中绕不开的话题,是对他执政能力的一大挑战。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当地时间4月28日,桑切斯接受媒体采访

桑切斯的下一步棋

议会重新洗牌,工人社会党鸟枪换炮,那么桑切斯的下一步,就必然是拉上伙伴,重组联合政府。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大选结果,右上角为组队分析,图源国家报

据西班牙多家媒体报道,桑切斯最有可能拉上获得42席“我们可以”党以及其他不支持“加独”的政党组成联合政府。

从数据上看,还有另一种可能,即直接联合获得57席位的右翼公民党(Cs),组成两党政府。但事实上,双方当事人都对此表示拒绝。

大选结果出炉后,上千名工人社会党的支持者在费拉茨(Ferraz)街上对桑切斯大喊:“不要里维拉!不要里维拉!”里维拉是公民党党首。

桑切斯笑着回答他们说:“我觉得结果已经很清楚了,不是吗?西班牙人希望工人社会党来领导他们。”他又重复了一遍曾对拉霍伊说过的话:“不行就是不行。”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大选前电视辩论,左下角为里维拉,图源西班牙国家电视台

此外,极右翼政党Vox的高得票率也会是桑切斯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在此次大选中,Vox以24席,第5名的成绩高调进入了西班牙主流政坛,标志着极右翼民粹主义在西班牙的崛起。

反水之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胜利

这也将影响到5月26日欧洲议会的选举。据忻华教授,近年来,荷兰、奥地利、法国等国也同时出现了极端右翼进入主流政坛的现象。这在欧盟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

无论桑切斯下一步怎么走,此次大选的胜利都已注定他的这局棋不可能输。“未来已赢,过去已败。”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中各个平台的自媒体,不代表今日在线(www.hzmdm.cn)的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上一篇:新氧上市:医美行业的救赎?还是资本下的早产蛋?

下一篇:上海温州青联换届!李裕陆当选主席,王均豪卸任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